您所在的位置: 新闻频道 > 嘉兴新闻 > 图说嘉兴 > 正文
紫阳白癜风医院
嘉兴在线新闻网     2017-12-15 23:55:29     手机看新闻    我要投稿     飞信报料有奖
紫阳白癜风医院,湖北能治白癜风的西医,简阳白癜风医院,哪里的医院治疗白癜风效果好,文登治疗白癜风好的医院,河北白癜风症状,云南治白癜风的中医

【编者按】

硅谷是全球科技创新的首善之地,但房价高涨正在吞噬硅谷的竞争力,新成立的雄安新区志向高远,远期目标直指硅谷,那么学习硅谷的成功经验,同时汲取硅谷的教训是应有之义。4月5日,京津冀协同发展专家咨询委员会副组长邬贺铨指出,国家将在雄安新区试点全新的房地产改革,找出一条能够发展房地产,又能够控制房价,保证更多需要有住房的人有房住,一条既适合创业者又适应城市经济发展的房地产改革新道路。

硅谷

硅谷是美国科技创新的引擎,在这里集结着美国各地和世界各国的科技人员达100万以上,美国科学院院士在硅谷任职的就有近千人,获诺贝尔奖的科学家达30多人,思科、英特尔、惠普、朗讯、苹果等高新科技巨头企业的总部也都坐落在此。

硅谷创投教父之称的保罗·格雷厄姆在2006年的文章《如何成为硅谷》(How To Be Silicon Valley)中对硅谷成功的原因进行了概括,包括硅谷没有传统的官僚做派、富有的投资者、拥有优秀的大学、是个充满个性的地方等等。而其中最重要的,是两类人——学者和年轻人。在硅谷,人们崇尚创新,认为财富是从思想之中诞生的,学者是思想世界的淘金者,年轻人则是创新的天然支持者。从Yohoo的创始人大卫·费罗和杨致远到Facebook的创始人马克扎克伯格,年轻人不断的在硅谷创造属于他们的传说。

在硅谷工作的年轻人。

但现在,硅谷的高昂房价正在将这些年轻人拒之门外。

硅谷竞争力和创新项目所委托的一项研究显示,硅谷高昂的住房成本已经使得一些家庭和企业搬迁到更便宜的地方。

根据无党派的加利福尼亚立法分析师办公室报告显示,1970年和1980年之间,加利福尼亚的房价从高于全国水平30%以上发展为超过了平均水平的80%。2010年时,普通加利福尼亚住宅的价格达到了全国普通住宅价格的两倍。而到了2015年,这个数字已经达到了2.5倍。根据关于房地产和区域数据的网站HomeASnacks显示,在加利福尼亚,房价最昂贵的十个城市都位于或靠近硅谷地区。

斯坦福大学的毕业生、商人和核物理学家Warner North是这些年硅谷住房成本螺旋上升的见证人。在1967年正式工作并在Woodside生活了几年后,他搬到了Belmont。之后在Belmont的日子,他看到了该地区生活成本的飙升。

“我在Belmont买下了现在生活的房子。自从我买下那幢房子以来,它的价值增加了至少四倍。”他说。

在硅谷地区工作的员工们面对高昂的住房费用,想到各种办法来节省开支。

有些人选择在中央谷地这样距离硅谷很远的地方居住,在那里他们可以以更低的成本获得住房。

硅谷竞争力和创新项目发现,2015年乘客的交通花费近70个小时,比起2010年增长了14%。

住房成本的高涨并不是凭空产生的。

一方面,硅谷地区的住宅需求量不断增长。

Sophomore Kelly Doherty是一位来自卡尔蒙特的学生,是面临住房成本逆境的众多人员的其中之一。他解释说,“每天都有越来越多的人从事高科技工作,越来越多的人选择来硅谷地区找工作。但那里根本没有足够的土地为所有人提供住房,因此他们不得不收取更多的费用。”

另一方面是硅谷地区住宅土地的供应量非常小。

加利福尼亚立法分析师办公室数据显示,近几十年来,加利福尼亚的住房建设速度放缓,这与房屋成本上升有很强的相关性。

除了土地有限,由于环境政策、社会团体的反对、缺少地方政府授权等原因,使得住宅建设无法满足庞大的需求,驱动了房价的高企。

由于高昂的住房成本,硅谷的普通居民和工作者,如教师、警察、教师和店员等,正面临越来越大的经济压力。

硅谷地区高昂的住房成本正在使其成为一个不那么吸引人的地方,这使得公司雇佣和留住合格的员工变得更加困难,这可能阻碍了硅谷地区及所在企业的充分发展。

对于大多数企业来说,劳动力成本是最大的成本。在生活成本较高的地区,企业一般必须支付员工较高的工资,因为他们需要额外的收入来抵消生活成本的差异。加利福尼亚的生活费用是全国最高的,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加利福尼亚的住房成本如此之高。

在2015年硅谷领导小组对200多名企业高管进行的2014次调查中,有72%的人提到“员工的住房成本”是硅谷企业面临的最重要的挑战。

另一方面,房价的高昂必然限制了很大一部分人居住和生活在硅谷地区。一般而言,在大城市的企业和员工会比其他地区具有更高的生产力。经济学家用“集聚经济”来描述这一现象。

“集聚经济”是工人生产率随着人口密度的增加而增加,生产率越高,每个地区的经济产出就越大,地区的经济增长也就越大。

在正常情况下,硅谷地区的经济机会吸引来自其他地区的新的工作者。从历史上看,正是因此带来了硅谷地区城市人口与经济两方面的显著增长。

然而,近几十年来,住房成本的居高不下使得这一趋势逐渐减缓。也正因此,最近几年硅谷地区城市的经济增长速度反而不及其他地区。

加利福尼亚大学、伯克利大学和芝加哥大学的经济学家也表明:美国每年经济产出的商品和服务的总价值因“限制高生产力城市的住房供应”,而使得今天的数字要比应该取得的成绩低13%。

此外,硅谷还面临着环境污染问题。硅谷地区目前仍存在上百个含有有毒化学物质的旧化学品泄漏地点。硅谷的大气污染也相当严重,白天参观硅谷的人会不理解硅谷为什么被称为“谷”,因为到了傍晚烟雾变薄,周围的群山才能够辨认。

硅谷在从无到有、获得巨大发展的同时,也产生了诸多问题,高昂的房价带来了人才的流失,而这恰恰是硅谷过去得以快速发展的基石。硅谷在发展中暴露的问题,对未来以国际级科技新城为定位的雄安新区非常具有借鉴意义,前车之覆,引以为鉴。

(本文综合自NBC Bay Area2014年5月12日的NBC Bay Area报道《Toxic Plumes: The Dark Side of Silicon Valley》、Scotscoop2017年2月21日Scotscoop《Silicon Valley housing prices skyrocket》、加利福尼亚立法分析办公室于2015年、2017年的硅谷竞争力和创新项目研究项目报告。)来源史诗)


来源:嘉兴在线—嘉兴日报    作者:摄影 记者 冯玉坤    编辑:李源    责任编辑:胡金波
 
 
紫外线治疗白癜风有效吗